凤华霁月

一条咸鱼偶尔会翻个面・)))

回血!!!救救吃土少女!!
出伏见猿比古军装正版手办450,周防尊和宗像礼司黏土人单个190,捆绑360,可面提可邮寄!!!全包可刀!!!
可走咸鱼!!!

【暗表】黄金国度 第十六章

第十六章

“呜~~”

悠长的号角声浑厚而又响亮,希克索斯人蛮横地撞开绿洲的城门,举着长矛冲进了寂寥的绿洲城市,他们宽大的旗帜高高竖起,旗帜上,绘着下埃及统治者的纹饰。

守城的士兵面却无惧色,用尽全力和敌人拼杀,带领锡瓦绿洲士兵的年轻将领如同猎豹一般穿梭在战场上,长矛狠狠刺入一名下埃及军人的腹部,可是那些受伤的敌军却像没有痛觉一般继续和他们厮杀着,他们的额头都被刻上了诡异的六芒星,如同行尸走肉,只会不知疲倦的战斗。

力量的巨大悬殊已经预见了绿洲军队的命运,可是无论是痛苦还是死亡,都不能让士兵们后退一步。

“不好了!”亲信一路劈开敌军的攻击冲到绿洲年轻将领身边,焦急地回报,“尤迪尔王子发动了政变!他挟持了公主和国王,逼迫国王退位!”

年轻将领瞬间面无血色。

锡瓦绿洲的王宫里早已乱成一团,仆人们纷纷逃离,但在议事厅里,却是满堂大臣,恐惧焦灼笼罩在每个人心上。年迈的国王坐在王座上,他的一双眼睛清明睿智,哪怕下一刻他就要人头落地,也不改昔日的稳重,在他面前,心爱的女儿因频繁地召唤魔物已经无力再站起,而他的儿子却将武器抵着女儿的脖子,用撒娇一般的口吻说道:“我的父亲,您是时候退位了。”

“尤迪尔,这个位置迟早是你的,你为什么还要联合希克索斯人来逼迫父亲?!”被挟持的公主不明白,她一向温文尔雅的弟弟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。

尤迪尔笑了一声,他放下武器,将一直疼爱他的王姐抱在怀里,“追逐权力不需要理由,同样,至高无上的权力是不允许有人动摇的,你说是吗,父亲?”

国王环视了所有大臣后,然后才将目光放在儿子身上。

“你是我的继承人。”国王对他说。

“可是,我并不是最佳的继承人不是吗,”尤迪尔禁锢着公主,温柔地说道,“父王你放心,我继位后会将姐姐送入上埃及的王宫里,姐姐贵为公主,又怎么能下嫁给一个平民将领呢。”

“啊,对了,”他像想起什么趣事一样,开心的笑道,“我把那个有着平民血统的小侄子带来了,姐姐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定会开心的。”

说着,他招来一个侍女,侍女浑身颤抖着,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,可是原本洁白的襁褓,现在却是一片猩红。

尤迪尔强硬的掰过王姐的头,让她美丽的紫色的眼睛看着小小的婴儿,细细地欣赏着她绝望的神情。


黎明已至,在拉神的庇佑下,昏暗的天空被几缕晨光撕裂,沉睡了一夜的生灵渐渐苏醒过来,而王子们的仆人也开始了他们的工作。

当他们拿着衣物正要敲响王子寝宫的大门时,亚图姆就从屋内将大门打开一个缝,他健美的身躯恰好挡住仆人们探往屋内的视线,伸出手对仆人们说道:“衣物给我,你们退下。”

眼尖的仆人看到大王子脖子上的几点红印,他们连忙跪下,将新的衣物举过头顶,以绝对卑微的姿态展示自己对大王子的臣服。

仆人们对屋内的情况也猜到七八分,大概就是脸皮薄的二王子羞于见人才不让他们进去伺候。

在埃及王宫生存的第一条就是对王族的绝对忠诚,所以哪怕知道两位王子可能连衣服的褶皱都不知道怎么打理,他们还是遵循大王子的命令,乖乖守在门外。

亚图姆接过衣物后就将门关上了,他转身看着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单里的王弟,锐利的神色瞬间温柔了下来。

大王子凑过去用嘴唇蹭了蹭游戏的脸颊,低声地哄道:“我没让他们进来,不要害羞了。”

“谁、谁害羞了!”游戏把头伸了出来,可爱的脸庞上布满红晕,却任然嘴硬地反驳道:“我是那是为了维护王室形象,哪像你,一身······那什么、就、就出去!”

亚图姆失笑道:“那么尊贵的埃及二王子,现在可以起来穿衣服了吗?”

“······讨厌!”

两位王子虽然非常优秀,可是今天仆人送来的衣物却让他们伤透了脑筋,因为各国使者还在埃及,为了维护埃及王室的尊严,仆人们为他们准备了较为华丽繁琐的衣物,两个王子和衣服皱褶斗智斗勇了一会后,决定披上披风一遮了事。

于是当寝宫大门大开时,仆人们看到的是两个被披风包裹着的两位王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为了赶路而全副武装的旅人。。

“······王子,还是让我们为您们整理一下衣物吧。”女仆长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似乎知道自己的形象大概是连仆人都看不下去,两位王子迟疑了一会,就让仆人们进寝宫开始他们的工作。

等到两位王子再一次出来时,又是一副威严尊贵的形象。

不过平时厌恶服饰繁琐的二王子主动穿戴上饰品,原本洁白的脖子被戴上了黄金项圈和精美华丽的项链,身上穿的是不方便运动的长款丘尼特,而蓝色的披风刚好将垂着胸前,遮住了白皙的肩膀和上臂,当然也遮住了一身爱欲的痕迹。

在吃完由烤鸭肉、面包和啤酒构成的早餐后,亚图姆在游戏脸上落下一个轻吻后就把人圈在怀里,游戏小口的咬着面包,努力的忽视仆人们欣喜的目光。

所以说你们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呀!

当游戏也解决了自己的早餐后,两位王子正打算前往议事厅寻找阿卡克南王,这时一个仆人匆匆的跑来汇报:"两位王子,尤利娅王妃生病了!法老王请你们赶紧去尤利娅王妃的寝宫!"

亚图姆和游戏先是一惊,然后就向尤利娅王妃的寝宫赶去。

为了更好的照顾游戏,尤利娅王妃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相当的重视,有规律的作息和健康的饮食让她的身体时刻保持在良好的状态,这次突如其来的病症让游戏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。

当他们到达尤利娅的寝宫时,提伊奈蒂王后正在为尤利娅擦拭身上的汗水,侍女们为王后递上干净的布巾,而医官则在吟唱着祛除病痛的咒语。

美丽的王妃躺在床上,脸庞十分苍白,她的双眉间已经皱出一道折痕,嘴里也不知道在呢喃什么,似乎是被困在可怕的梦魇之中不能挣脱。

“母妃!”游戏趴在尤利娅床边,紧紧握住她的手,他看着母亲不断开合的嘴唇,不由得侧过头倾听。

“孩子……我的……孩子……”细若蚊吟的话语断断续续地从苍白的双唇漏出,游戏赶忙将脸颊进母亲的手心,温热的泪水湿润了白皙的脸庞和手心,“我在!我在这里母妃!”

或许是母子连心,听到游戏的声音后,尤利娅王妃紧簇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。

“游戏不用担心,尤利娅姐姐会没事的。”提伊奈蒂环着游戏的肩膀,似乎是要将坚强的力量传递给这个孩子。

“嗯……”游戏点点头,用手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。

“医官,尤利娅王妃为什么会突然病倒?”亚图姆抿着唇,一只手拦住游戏的肩膀,另一只手握住了游戏的手,给予他坚强的力量和安慰。

“王妃是被梦魔入侵了,刚才王妃已经服了药,臣也为王妃吟唱了驱魔的咒语,可是王妃陷入梦境太深,一直无法挣脱,”医官向着他们行礼并说道,“多亏了二王子的到来,才让王妃摆脱梦魇的束缚。”

“母妃为什么会没梦魔入侵?”游戏不解,把尤利娅的手握得更紧了。

提伊奈蒂摇摇头说,“我听侍女禀报,说是半夜尤利娅姐姐曾经惊醒过,当时尤利娅姐姐说无碍就让侍女们下去了,今早侍女们再来服侍的时候,就发现她病倒了。”说着,她将黏在尤利娅汗湿的额头的发丝扶去,为她擦过汗液之后,将降温的湿布敷在尤利娅的额头。

“不用担心的游戏,”亚图姆安慰着游戏,“为了你,尤利娅王妃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游戏就是尤利娅的命。



PS:久违的更新因为工作实在是太忙了_(:з」∠)_,难得的休息居然是因为我崴到脚走不了路不得不回家休养······人生真是世事无常呀······我会在这几天努力更新赶上进度的!!

然后我又作死开了个脑洞很想写出来真的自己玩死自己呀·····

嘛,希望大家阅读愉快!


我只是个可怜的打工仔为什么还要我担任导演编剧剪辑演员运动员?!明年绝对不会再碰这玩意儿!!!加班加到差点猝死ヾ(:3ノシヾ)ノ
顺道一提,想出这种活动的领D是不是脑子有坑?

【暗表】黄金国度 第十五章

一辆共享单车,估计不太好吃_(:з」∠)_

等我写完才发现,我的年龄设定这样开车真的没问题吗?!

嘛,放那会他们已经成人了嘛没关系(其实心虚的一逼)

解释一下,古埃及人喜欢称呼他们的配偶为他们的“兄弟”或者“姐妹”只是反映出两人之间的亲密感。

我是外链:你们随意感受一下王样被游戏叫哥哥的激动之情

谢谢合作,祝你旅途愉快

前面都挂了走这里有图_(:з)∠)_,绝不屈服!http://aliaa.lofter.com/post/1d8ed25f_eeb27332

世界杯变欧洲杯……

果然还是要放出@风间琉璃windy 做的图了,我要上天台了世界再见!!!德国战车再次在俄罗斯的土地上翻车了,这就是苏维埃的诅咒吗( ꈨຶꎁꈨຶ)?!!

凌晨全靠这个在续命!

天台的风是如此的喧闹……
今年的世界杯是怎么了?!!!!
我的10元巨款呀!!!!

黄金国度预告

今晚骑一辆共享单车_(:з」∠)_,是时候展现我单身多年的麒麟臂了!